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社会万象

女驴友皮划艇穿越九寨沟遇地震 靠饼干熬60小时

2017-08-12 15:32:30 来源: 本站 作者:
摘要:  8月11日中午10时左右,失联60小时的温州籍驴友潘小珍终于能够给家人报一声平安了,此前她孤身一人从四川七藏沟用皮划艇穿越到九寨沟,地震之后失联

  8月11日中午10时左右,失联60小时的温州籍驴友潘小珍终于能够给家人报一声平安了,此前她孤身一人从四川七藏沟用皮划艇穿越到九寨沟,地震之后失联。11日中午,潘小珍被救援人员带出了震区。为了搜寻潘小珍,蓝天救援队在塌方和余震里两进震区,终于在潘小珍失联60小时后,将她救了出来。

  “地震那晚,我在长海的栈道呆了一整夜。”潘小珍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讲述了这几天的经历。她说,地震时,感觉大地在摇晃,听到山“两边的石头哗哗哗往下落”。她介绍,自己以为是滑坡或者是泥石流,并未意识到是地震。“台上比较安全,虽然有山石往下滚,但是离得比较远”。

  震后第二天,长海保护站工作人员在附近避难时,碰到了潘小珍,便把她一块带回了保护站。潘小珍说:“我们在保护站很安全,也曾经尝试出来。地震第二天早上我们尝试过,但是走一段路之后发现路上落石非常的多,而且两边还在往下落石头,很危险。我们考虑了一下情况又返回去了。”潘小珍心里依旧十分害怕。她说:“断电断通讯,心里总害怕不知道情况会怎样。”

  最先发现潘小镇的当地人班春娟告诉北青报记者,潘小珍一直和长海保护站工作人员等5人在站内躲避,靠着储备的饼干和水维持生活。由于余震不断,落石又阻断了下山的路,手机没信号加上断电,她们彻底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班春娟介绍,由于余震晚上很难睡着。“整个夜里都能听见石头滚落的声音,地面一直在抖动。”她说,被困的第二天早上发生了一次较大余震。“我们是被震醒的。”她说,当时没有手表,也不知道时间,“感觉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生了一点火,喝了一点开水,吃些饼干。”直到10日下午,他们遇到了搜救的武警部队。潘小珍被武警森林阿坝支队救援人员发现。最后由于天气原因无法下撤,救援的武警和几名被困人员靠烧火取暖度过了一夜。

  武警森林阿坝支队救援人员带了饼干和袋装的泡面,此时潘小珍等人的存粮只剩三四包饼干了。

  潘小珍是温州人,今年50岁,是温州市瓯海区某中学的老师,户外经验丰富。据她丈夫叶宝国介绍,十多天前,她从温州前往四川七藏沟,计划用皮划艇穿越到九寨沟,正常用时一周左右。8月8日19时21分,潘小珍发了一条朋友圈称“终于进入网络社会了”。她顺利登岸,进入长海景区。两个小时后,地震突袭九寨沟,潘小珍彻底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夏海鹏是潘小珍的登山驴友之一,曾与她组队登过三次山。“今年4月的时候,我们一个户外群里计划要去永嘉瓯北乌山尖徒步登山,潘小珍以前去过,相对熟悉路况,所以她自告奋勇带队去。”夏海鹏说,当天他们一行十多人在潘小珍的带领下,耗时一天成功登上乌山尖,并平安回到市区。让夏海鹏印象深刻的是,无论是否会用到,潘小珍的包里总是时刻装备着保护绳,可见其户外运动经验丰富。

  潘小珍外甥女王若雪告诉北青报记者,潘小珍一直是独自旅行的,户外生存能力比较强,平时她都是一个人出去扎营。“要不是地震,我们也不会担心她的安全问题。”她说,地震发生后她们第一时间联系潘小珍,但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第一天找不到,我们还不觉得紧张,但24小时以后还没有消息就觉得不对劲了。”

  48小时过去,潘小珍依然没有消息。“救援有黄金时间,拖时间越久生还的几率就越低,我们很担心她被落石砸到,担心她还没上岸。”王若雪说,没有消息对家属是巨大的折磨,家人夜里睡不着觉,昏昏沉沉睡一会,就会醒来看有没有人电话打过来。

  家属开始跟各种救援部门联系,一遍遍地打电话,“作为家属来说,当时不管什么电话我们都会接,但依旧没有消息。”

  8月10日,潘小珍的丈夫实在等不下去了,他和妻弟坐飞机经重庆再转车赶去了成都。他说要是再没有妻子的消息,就直接进九寨沟去找。

  8月9日中午12点,在震区搜救的都江堰蓝天救援队队长苟少林接到了温州蓝天救援转来的信息:温州籍女驴友潘小珍在震区失去联系,请求协助搜救。苟少林告诉北青报记者,他立刻把相关信息上报了指挥中心,蓝天救援队7支队伍259人都收到了潘小珍失联的消息。

  苟少林介绍,8月10日,他们正在九寨沟扎如村搜救,他突然看到一条“潘小珍获救”的消息。他原本以为心能够放下了,但当他打电话给潘小珍的丈夫叶宝国时才发现,家属没人接到潘小珍获救的信息。“开始我们被这条消息误导了。”苟少林说,下午4点他们在扎如村工作基本完成后,他又带队往潘小珍失联的长海景区赶去。

  苟少林告诉北青报记者,一路上余震不断,路边随处可见落石,余震引发的山体坍塌将道路部分掩埋,阻断了车队前行的唯一道路。车行至10公里处,已经无法继续前进。“当时天气不好,预报说有暴雨,刚好又碰到了3级的余震。”救援车队最终被公路上执勤的武警劝回,他说:“救援队伍的自身安全也必须保证。”

  11日早上,阻断的道路被抢通,苟少林8点就带着队伍出发,驱车70公里前往长海景区继续搜救潘小珍。两小时后,救援队到达长海景区,队员开始分头向当地人打听。他们在一名姓班的当地人处获得了潘小珍的消息,潘小珍已经在长海保护站住了两天了。救援队伍一路向前,在离树正寨不远的路边碰到了武警官兵陪同撤下来的潘小珍等人。

  11日早上在武警的陪同下,潘小珍和班春娟等人撤了下来,另外3名工作人员继续留守长海保护站。上午10点,两方搜救人员在景区树正寨会合。

  潘小珍的丈夫叶宝国终于接到了妻子平安无事的消息,失联60多个小时后,潘小珍借手机打来了第一个电话。“她说人没事,平安”。

  涉事幼女先称“被两名老师强奸”,后又承认“编造了情节”。风波渐息,但漩涡仍在。

  相比于各种以讹传讹的文章中描述的惊悚场景,“暗网” 的体量没那么夸张,但正在滋生壮大的暗网世界依旧引...

  北京,没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只有那些不懂奋斗意义的人,才在假装生活、无病呻吟。

热门推荐
热点视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