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历史旧闻

人文青岛让旧闻变成新闻(组图

2017-08-12 11:46:51 来源: 本站 作者:
摘要:  本报9月2日讯(记者 王法艳)9月2日,《人文青岛第一季》首发研讨会在位于南海路23号的青岛城市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举行

  本报9月2日讯(记者 王法艳)9月2日,《人文青岛第一季》首发研讨会在位于南海路23号的青岛城市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举行。作为本报特色文化品牌的《人文青岛》周刊,在创刊一周年之际,由青岛城建集团资助结集出版,上下两册共67万字,收录了100多幅珍贵老照片。大众报业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编辑、半岛都市报社社长郑立波在首发式上表示,新闻人除了记录当下,也有职责把旧闻变成新闻,挖掘历史的宝库呈现给读者。青岛出版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孟鸣飞,青岛城市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孔少武,半岛都市报社副总编辑郑永智以及20余位岛城文史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会,共话将来如何更好地“发现青岛”。

  2013年6月25日创刊的《人文青岛》周刊,经过一年的培育,已经成长为半岛都市报的一个特色文化品牌,以专题的方式运作,每周二出刊四个版面。8月9日,在半岛都市报社庆祝15周岁生日之际,作为《人文青岛》周刊创刊一周年文集的《人文青岛第一季》正式首发,上下两册共 67万字,分为人物、建筑、往事、风情四辑,不仅记录了《人文青岛》周刊的成长足迹,也是了解青岛历史人文的一扇窗口。

  透过这扇窗,读者会看到周馥、卫礼贤、洪深、王献唐和束星北等故人的身影,也能温故青岛解放、引黄济青等纷沓而至的历史大事件,更有天后宫、花石楼等历史建筑诉说着它们承载的悠悠往事,还有打够级、哈啤酒、逛海云庵糖球会、赶李村大集等烙刻着鲜明地域文化特色的民俗风情。

  9月2日举行的首发研讨会上,20余位岛城文史专家、学者共聚一堂,畅言对《人文青岛》周刊和《人文青岛第一季》的“读后感”,共同探讨如何推动对青岛人文历史的挖掘、研究和普及工作,如何更好地“发现青岛”,在如何引入比较文化的研究视野,如何做到学术性、专业性和可读性、普及性之间的平衡等方面,都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良友书坊》总编臧杰认为,《人文青岛第一季》的出版,彰显了一个比较好的合作模式:有主流媒体能克服浮躁,挖掘历史彰显公共责任;有兼具经济实力和文化情怀的企业进行赞助;有本土的优秀出版资源保证了图书比较好的编印质量。这样的强强联手,对推动青岛文化的发展必将产生积极的作用。据出品《人文青岛》周刊的半岛都市报柳已青工作室相关人员介绍,今后,每一年的《人文青岛》都会结集出版,为青岛的历史留下可靠的档案和资料。

  新鲜出炉的《人文青岛第一季》日前已亮相上海书展,把青岛的人文风尚带给全国的读者,读者也可在青岛新华书店和青岛微书城买到《人文青岛第一季》。

  “我研究青岛人文历史少说有60年的历史了,《人文青岛》创办才短短一年 ,却踏实做了很多调查工作,有很多新发现,解答了我的很多疑惑。”鲁海告诉记者,以周刊的形式,如此大篇幅介绍青岛的人文历史,他认为是种创举。

  从《人文青岛》创办开始,鲁海一直关注着它的发展,50多期一期不落地阅读,他笑言:“我自认研究了60多年青岛的人文历史,知道得挺多,但创办才一年的《人文青岛》还是有很多新发现,解答了很多我的疑惑,比如1930年8月胡适来青岛时,住在宋春舫的家里,《胡适日记》中记载他当时住在福山路新一号,但因为路名和门牌都有改动,我也不能确定福山路新一号是哪里,关于宋春舫故居和他的图书馆褐木庐的具体地址一直有争议。”

  时任《人文青岛》主编的孙英男去青岛市城建档案馆等地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如今位于福山支路6号、挂牌为“宋春舫故居”的小楼其实是宋春舫的图书馆褐木庐,而他真正的故居跟褐木庐是一前一后两栋并不相连的建筑。宋春舫的孙子宋以朗曾撰文称:“由于是养病,需要住很长的时间,他就在青岛盖了一栋房子……由于是长住,所以他就把从欧洲带回来的几千本书都带到青岛,并在房子的旁边盖了一个小图书馆。”

  另一件让鲁海印象深刻的是《青岛,和电影一起成长》那一期,“我爱看电影,自以为青岛的老电影院我没有不知道的,但是孙英男在市档案馆查到了1931年一份报纸上登载的电影广告,显示当时在河南路、广西路交界处有一个青岛电影社,也放映电影,我以前从没听说过,让我大吃一惊。”

  鲁海认为,《人文青岛》的很多新发现,对充实青岛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历史细节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采编人员的执着和严谨也很可贵。由于《人文青岛》的影响力不断提升,他也想借这个平台,再解开自己心中的一个谜团,“《郁达夫日记》中曾记载,1934年他来青岛时住在广西路38号,旁边的旅社是广西路36号,后来门牌号变更,旅社成了广西路54号,而我家住的是广西路56号的一幢二层小楼,这是不是意味着当时郁达夫来住的就是我家以前住的那幢房子?这房子最早是刘子山女儿的,虽然房子已经于1989年拆迁,但我对此事还是很好奇,希望能找到知情者。”

  能够完成《人文青岛第一季》这么一个很有意义的图书项目,是多方面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感谢半岛都市报的信任。这本书的首发研讨会,选在这个海滨旅馆老楼里举行也是很适合的。青岛的人文、历史资源是大的富矿,作为一个城市出版社,我们也做过一些工作,但和城市的这类财富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在座的专家学者们这些年来对青岛出版集团的工作也有信任和支持,希望将来半岛都市报社、青岛城建集团这样有实力、有文化责任感的企业和专家、学者们共同努力,让青岛的人文历史资源起到他们应该发挥的作用。

  现在文化消费品的层面越来越丰富,读者对人文历史题材图书的兴趣也越来越大,而且随着青岛的不断国际化,把这个城市最有价值的历史人文传播出去,也是我们的责任。相信在大家更深入的合作下 ,未来我们会做得比现在还要好。

  《人文青岛第一季》可谓是一部展示青岛历史面目的、有分量的著作。我首先谈一下读了这本书之后的感想。首先,这本书体现了作者、编辑对一个城市的文化自信,他们在为这座城市寻找历史记忆的同时,也在为自己寻找着精神的皈依;见证这座城市发展足迹的同时,也为这座城市的存在和文化符号勇于担当。一座城市的文化是城市发展的印记,是居住在这座城市的人们的辛勤创造,这本书的作者和编者以极大热情叙述了这座城市的故事,有些人物和历史事件是被人们所熟知的,有些则早已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但作者以非常难得的耐心与细致,发掘、展现这些历史、人物和事迹,书中写到的卫礼贤、周馥,以及德华大学、青岛一中、海上丝绸之路和够级、李村大集、海云庵等,都显示出作者与编者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从一个独特方面向人们展示青岛文化的历史长度和厚度 ,为一个城市的文化软实力增添了更多要素。

  第二个感想,就是作者与编者对这座城市的文化关怀 ,我刚来青岛时,听人说青岛是一座文化的沙漠,这实际上是不了解、不认识、不懂得青岛,任何一个国家、民族,任何一座城市、村庄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化,文化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共同创造出来的,你承认与否它都存在,关键是做文化的人能否去真正面对它、认识它,研究它,让人们了解它、接受它。《人文青岛》的作者、编者做了许多考察、调研,发掘整理城市文化,有文化关怀 、学术眼光和科学方法向读者传播介绍,勾起人们对这座城市的记忆。这本书让历史事实说话、让人物说话,具有很强的可读性。

  最后谈一下个人想法,青岛有大量的史料还在沉默中,没有被充分解读,今后可以有条件增强这类文章的学术含量,除了更多从新闻角度考虑如何让读者接受,也适当增加学术含金量,因为学术不是阅读之累。

  《人文青岛第一季》是浓缩青岛历史人文之书,唤醒了一段正在逐渐消失的历史,激活了一段段陈年往事,让一些已经消失的身影变得真实可感,包括卫礼贤、王献唐等,这其中也有我的外高祖父王垿。

  王垿的匾书曾为青岛20世纪前40年的街道增添了很多的文化风采,也增添了一些有趣的话题。他还有鲜为人知的一面,也是一位高产的诗人,留下了一份诗稿,共3519首诗歌,这些诗记录了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包括写景、抒情、讴歌历史英豪,题材是非常全面的,蕴藏了许多有价值的人文历史资料,现在我着手把这套诗稿影印出版,将其作为珍贵的史料文献保存下来,也是我为人文青岛建设贡献自己的一己之力。 把青岛文化放在更大背景中探讨

  作为青岛一家非常受关注的媒体,能把《人文青岛》持续做下去,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周海波教授刚才提到希望增加书的一些学术性,我也赞同 。我的一点个人感受就是:既然叫《人文青岛》,就要关注青岛方方面面的事情,目前的绝大部分篇幅都在近现代上 ,古代的如海上丝绸之路、青岛考古探寻等涉及了几篇,但都被淹没在对近现代的叙述中了。

  青岛历史的二元化分裂,在研究中一直存在,我们研究青岛1891年建置以来的历史比较多,如何在更大范围内探讨青岛的历史一直是个问题。作为有着比较深厚的传统文化积淀的青岛,和开埠以来在中外历史、中外关系史上有重要地位的青岛,如何打破这个二元分裂?

  上世纪90年代,提青岛建置有它的合理性,为当时研究、宣传青岛提供了一个坐标。而现在呢?历史研究不能落后于时代,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与青岛的关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突破、延展方向,是否应该把近代青岛和整个历史存在放在一起去重新做一些思考?而且说到城市建置的极大要素,比如行政名城、行政长官和明确的行政区划等,且把“胶澳”当名称,但总兵章高元只是一个军事首领,也没有明确的行政区划。

  我们今天面对的不光是老城区范围内的青岛,有朝一日还要探讨青岛行政中心的北移等问题,如果有一天青岛的行政中心不在老城区范围以内了,我们如何再来界定青岛的历史?欧洲这些年来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打破欧洲中心论,我觉得青岛也要解决这个问题。今天上午,我有一个来自青岛郊区的朋友,有点愤愤不平,觉得在一些人文青岛的历史研究方面,处在了被遗忘的角落。

  最后,我还想谈一点新闻传播的特点和文化本身的一些结构性矛盾。《人文青岛第一季》是琳琅满目的书,设定的内容也很丰富,但也在重复探讨一些问题。这些年来青岛人文研究给人的感觉是翻来覆去就那么点事儿,而且每次说法基本都一致,青岛人文不是就那么点事儿,而是太丰富、太复杂,别说一个大城市,随便到一个县城,都有说不完的历史、故事。

  我们把青岛的文化现象放在什么背景中去探讨?就好像一些文学名著,没有什么生僻词,关键看词语出现在什么样的语言背景中。研究青岛也是这样,青岛在山东半岛的文化关系里是什么存在?放在国际视野中又是怎样的?比如说到卫礼贤时,他到底在青岛做了什么事情?他对青岛的意义是怎么样的?20世纪初期,在整个中国文化的西学东渐中,卫礼贤在青岛却成了“东学西渐”的一个桥头堡,我们研究青岛人文,是不是应该有比较文化的研究视野?老是就青岛说青岛,这点事儿10年之后再拿出来说,只是在不同的时间说同样的事儿,对历史文化的研究并不会有太大的突破。

  对《人文青岛第一季》的出版表示感谢、祝贺。《人文青岛第一季》是套非常精美的书,对青岛的文化建设是一件大好事。今天的研讨会也是新老朋友的聚会,是一次享受精神文明的聚会。

  这套书我概括一下有几个特点,第一,通俗兼顾学术,报纸毕竟是大众读物,《人文青岛》做到了雅俗共赏;第二,史实兼顾文采,研究历史要真诚、严谨、科学,给大众介绍文史,要写得好看,有文采,枯燥的学术考据没人看 ;第三个特点是文字兼顾图片,迎合了这个时代读者新的阅读习惯和口味需求。

  《人文青岛》做到了“把旧闻当成了新闻”。回顾这些年来的学术发展,也经过了曲折,上世纪80年代,我们调侃地说道“经济学的繁荣,史学的贫困,文学的混乱和史学的危机”,现在看随着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史学的危机”已经消减,去书店逛一逛就会发现 ,史学的书太多了,这与国家层面的推动、史学界的努力和新闻界的支持都是分不开的。祝愿《人文青岛》周刊越办越好,书也不断出下去。

  看到《人文青岛第一季》觉得亲切,一些文章在报纸上就关注过,翻了翻这本书觉得比较有特色、生动。虽然我也认为在学术方面稍微有点欠缺,但这已是很了不起的成就,相当不错。而且把《人文青岛》周刊一年的成果整合起来,眼光很长远,影响也不错。

  《人文青岛第一季》分人物、风情、往事、建筑四部分,青岛的特色大部分体现出来了。至于巩升起谈到的“大青岛”、“小青岛”如何协调好,“海上丝绸之路”等历史与近现代的有机结合等问题,我也认为不能把青岛的历史局限在100多年内,这样也不符合历史的真实。

  另外一个对《人文青岛》的建议就是,稿件完全可以写得有学术含量,同时通俗、活泼。同时采访也好,来稿编辑也好,最好注明出处,做足案头准备工作,信息有明确来源,会更有说服力。《人文青岛》下一季结集出版时会越做越好,继续出第二季、第三季,第N 季。

  在半岛都市报的《人文青岛》之前,报纸对青岛人文的关注模式就是副刊上发表豆腐块的文章。《人文青岛》这种模式体现了一种参与性、策划性、专题性和灵活性,体现了我们对历史现象的认识与新闻创作方式的转化、互动,这个相互促进的过程和这本书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我谈一下我对青岛历史研究的一些看法,和书有关联,但不只是在说书。实质上,在我看来,包括我在内,对青岛城市历史,在座几乎所有的人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对城市历史研究没有真正的突破,没有做出有价值、有意义的工作,问题出在几个方面。首先是观念上,历史本来是相互关联的,但我们对历史的理解往往片面化、局部化和功利化。第二个,在方法论上没有任何突破,包括我自己,对历史多是印象式的记录,添油加醋。第三点,对文献的挖掘明显不足,我们目前看到的历史,在一些有真正史料印证的历史面前,很多都是伪史。

  我们以前做的很多工作大多是浅显的,大家对此都有责任,如果不好好做,还不如遛遛鸟、游游泳。此外,我们应该真正关心和爱护这个城市,抢救不断被破坏的历史节点,不论它是文献上的、历史建筑上的,还是你邻居的回忆。我们如果没有了这种与历史的联系,就像回家找不着家门。我们对历史的研究应该与当下的现实结合。

  “人文青岛”一直以来是个大概念,不是个小概念,从鲁海先生乃至更早的人,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但我们一直在“盘存”层面,在座的人都从各个层面在盘存。在盘点历史库存时,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哪些是有效的盘存,盘存工作是否有效。

  沈从文等老一辈一直是讲究研究跟文献的互证、关系,我们现在的研究远离或忽略了这些,导致现在很多结论受到质疑。《人文青岛》周刊,从媒体层面来说,也是一种更新的概念,从都市报最初的副刊短文、掌故、回忆文章,到《人文青岛》周刊把现场采访和史料挖掘结合起来,已经是很大突破。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找尽可能准确、有效的史料。

  至于青岛建置的时间问题,其实只是个历史阶段而已,对这仅有百年的历史清理是否有效,提供的内容是否能够更新,推动青岛文化的发展,才是重要的。我们不仅要做历史层面的东西,同时要兼济未来。《人文青岛》跟学术派做学术永远不一样的,大众传媒做有效、准确的人文历史挖掘,起到的意义更大,能够出更多更好的效果。

  青岛历史曲折、复杂,是一个很大的宝库,我们在研究方面确实对很多档案的挖掘不够深入,这也是非常愧疚和无奈的事情。半岛都市报《人文青岛》周刊开辟了历史研究的阵地,把青岛的历史从细节到全面都有了概括,坚持这么长时间、这么大篇幅,以前是少有的,对我们研究者来说也是很好的机会。

  青岛历史研究的圈子并不是很大,我们彼此都比较了解,都觉得很多事情都做得并不是很好,在挖掘历史的深度方面并不是很够,希望《人文青岛》举起文化青岛的大旗,把研究做得更加全面、深入和客观。《人文青岛》从以往都是采访,到现在有一些历史专家约稿,学术性更强,我觉得这种转变是非常好的。(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热点视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