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历史旧闻

旧闻新说》 :在历史中发掘“新闻基因

2017-08-12 11:46:37 来源: 本站 作者:
摘要:  随着新闻传播技术手段的发展,新闻传播的内容和形式也越来越丰富

  随着新闻传播技术手段的发展,新闻传播的内容和形式也越来越丰富。安徽广播电视台的《旧闻新说》栏目,就是在新闻事业不断发展、新闻媒介竞争日益激烈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今天的历史,是昨天的新闻。正因为如此,历史又被称作“旧闻”。所谓旧闻,就是历史上的新闻,指当年有影响的人物、故事、事件、现象等,经当时报刊、图片、电影、画报等报道的,或者由古籍、文献、档案等记载的。

  历史是现实的原乡,现实是历史的梦想。人们常常在寻找和回望中比照、解析和思考现实,这便是《旧闻新说》栏目创意的出发点。安徽广播电视台社教海外中心的《旧闻新说》栏目,创办于2008年元月1日。它是一档谈线分钟。节目形态为:主持人+嘉宾+影像图片资料。该栏目开办头3年在公共频道播出,从2011年起,改在科教频道,每晚22:15首次播出,次日中午13:00重播。之所以将其放在科教频道播出,显然该栏目符合频道定位及展示平台的特性。新闻强调时效性,力求最大限度缩短新闻事实的发生与报道出去之间的时间距离,迅速及时地把“新近发生的事实报道”出去,这是新闻报道的重要特征。但是,一些尽管是过去发生的重要事实,甚至已成为历史,但人们并不知晓或对它的了解并不完全,现在仍然是受众欲知而未知的消息。这些信息同样潜藏着较大的新闻价值,也很有受众缘,一经媒介报道同样会受到观众的青睐。《旧闻新说》追求知识性、趣味性和益智性,通过对过去发生的事实乃至历史史实进行新的挖掘,寻求“新闻基因”,让“旧闻”传递出新信息、新知识、新趣味。

  所谓“新说”,即新的说法:不仅对旧闻进行新的、多元的解读,而且联系现实、当下,进行比较、关联、映照,让观众既能知其一——故事,又能知其二——揭秘,还能知其三——新的信息。比如,本栏目于2008年7月播出的“精武会”,不仅介绍该会是中国第一个民间体育组织及其对中国武术的贡献,而且与中国当年即将举办北京奥运会联系起来,以史为镜,以史鉴今,古为今用,从而让旧闻体现出时代的温度。

  《旧闻新说》栏目的宗旨是:化陈俗而出新意。该栏目在片头有两句导视语:“挖掘旧闻故事;探寻时代进程”。这正是创办这档栏目的初衷与目的。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蕴藏着浩若烟海及鲜为人知的“旧闻”。我们的栏目就是要在这历史长河中打捞、挖掘和拼接这些文明碎片,让当下的观众在新与旧、凉与热的碰撞交流中感受她的温度、感受她的气息、感受她重新绽放后的脉脉温情。

  新旧传承,在历史中发掘“新闻基因”。是这类栏目的基本特征。用哲学观点看,新与旧是对立统一的,二者既相互矛盾又相互依存,没有新,就无所谓旧,同样,没有旧,也就无所谓新;新中有旧,旧中有新,新旧是可以也应当传承的。在历史中挖掘“新闻基因”,正是为了新旧传承。前面已探讨过新闻与历史的关系,二者的共同点就是传承的基础。所谓“旧闻”,就因为它包含“新闻基因”,因而可以“新说”或新报。栏目开办四年多来,选题原则坚持“一条新闻的前世今生”,或者说“过去的新闻,今天的话题”。我们觉得,今天不缺少任何新闻,而恰恰解读方式的不同最终导致观众的取向不同。我们的选题类别也基本锁定在文化类、政治类和经济民生类。选材在注重历史故事的同时,更注重两个方面:一是对现实对当下的关怀,突出历史与现实的映照意义;二是注重突出安徽本土元素。比如:《两只蝴蝶——胡适的爱情婚姻》、《圆明园与徽州商人》、《李鸿章与“马关条约”》等系列节目。通过这些本土化的节目,彰显安徽的人文精神。

  《旧闻新说》选材以民国和明清时期居多,更多彰显“揭秘”特色,在渐次逼近事实真相过程中,不断披露新的信息,使观众进入特定氛围,感受探密、解谜乐趣,并以今天人的视角重新解读这些旧闻。一“旧”一“新”,一凉一热,相辅相成,相映成辉。为了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旧闻新说》连续播出5档节目——《辛亥风云录》。这5期节目,并未全方位展开辛亥革命的历史画卷,而只是从这波澜壮阔的革命风云中摘取几片云朵。如8月12日播出的第五档栏目,专说“剪辫子”,通过“剪辫子”这一革新之举在社会不同阶层中引起的趣闻、逸事,反映改革之不易、新旧传承之阵痛。

  叙说并用,故事化传播新闻。我们的栏目叫《旧闻新说》,与“旧闻新报”仅一字之差,但却反映节目形态形式的变化。我们采用的是“说故事”,而不是简单地“报新闻”。新闻是一种重要的叙事类型。叙事学理论起源于西方,而“故事”则是中国最古老的几种文化形态的根本:神话、民谣和诗歌无不以故事为基本驱动力。“讲故事”也是人际传播中最古老的一种,最易被人们接受。栏目播出的“旧闻”,不论是关乎国家兴衰、民族兴亡、天灾人祸的历史大事件,或者是涉及百姓生活、衣食住行、恋爱婚姻等民间传说,无论其内容如何,旧闻都首先要成其故事。仍以《辛亥风云录(五)》为例。该档节目的嘉宾是华东师范大学一位历史学博士,节目编导在前期设定的采访提纲中并未让他对“剪辫子”运动的意义等命题展开宏论,而是和其沟通在讲述“剪辫子”过程中,发生的一个个鲜为人知又充满趣味的小故事,既有普通百姓的,又有革命党或保皇派的,还有末代皇帝溥仪剪辫子的生动过程。这些小故事,情节丰满、细节迷人,嘉宾娓娓道来、环环相扣,故事跌宕起伏、引人遐想。这可能就是节目的亲和力、吸引力、感染力所在。与政论类、调查类电视谈话栏目不同,《旧闻新说》的主持人与嘉宾,不追求话语交锋或思想碰撞,而是通过叙、说并用,老道的嘉宾,好问的主持人,于是故事展开、情节铺陈、细节生动、信息对接、真相解密……前世的故事通过人文的打捞、晾晒和解析,不仅传递了信息、传播了观点,也让故事本事在演播室、在观众中、在当下皆熠熠生辉。

  时空交错,让影像图片资料抓住“眼球”。这是《旧闻新说》栏目的又一特色。电视是现代化传媒,更是一门综合的艺术。由声、光、电组成的影像图片资料能够跨越时空、驰骋古今,并呈现独有的质感、力量与温度。《旧闻新说》栏目的节目形态设定为:主持人+嘉宾+影像图片资料,可见影像图片资料在该栏目中占据重要位置。随着旧闻故事的铺展和细节的还原,意味着前世今生的各种不同的影像图片资料即相应次第出现,光电相映、图说并行,观众在审美中获取了信息、陶冶了情操。比如2008年4月播出的《阮玲玉之死》上下集,就是在优秀嘉宾声情并茂的讲述中,充分调度和又恰切熨帖地发挥了影像图片的特有功能。

  作为一档体现专业价值取向,以史鉴今、且有较高品位的文化追求的栏目,《旧闻新说》已形成自己鲜明的标杆并拥有相对固定的收视群体,即文化知识水平相对较高和有文化取向的人群。收视率不很高,但满意度居高。许多观众及专业人士反映:在商业化、低俗化、泛娱乐化节目充斥荧屏的当下,《旧闻新说》犹如燥热情境下的静心丹和清心剂。

  发挥主功能——以史鉴今。传播学提出,媒介有四大功能:传递信息、监测环境、遗产传承、社会教育;新闻学则认为媒介有六大功能:信息、教育、宣传、服务、监督、娱乐。不论前者或后者,都把教化作为媒介的一项重要功能。作为社教类栏目的《旧闻新说》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发挥社会教育的主功能——以史鉴今。正像栏目在开场白中所标榜的:“旧闻新说,以史为镜;旧闻新说,谈古论今”。在揭秘旧闻和披露信息时,既呈现“定论”,又罗列“并说”,二者兼顾,以凸显栏目的鲜明导向。比如,2008年2月25日播出的《父子宰相六尺巷》,节目反映清代宰相张英住在桐城的家人与邻里争宅基地,家人驰书京城,老宰相回信:“千里驰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后来两家各让三尺,遂成“六尺巷”。这一从清康熙年间流传至今的旧闻,经栏目播出后,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反响,对建立新型的邻里关系起到了积极的引导、借鉴及启发作用。

  开辟新闻源——旧闻新说。当下处在信息社会,尽管信息爆炸,但少数媒体的新闻雷同化,使得部分受众“信息焦虑”乃至“信息饥渴”现象仍然存在。《旧闻新说》另辟蹊径,开辟了一个新闻源,在历史上挖掘“新闻基因”,从故纸堆中淘出“旧闻”,拓展了新闻来源的渠道,也为新闻市场上增加了新品种——回顾式新闻或挖掘式新闻。这样,既避免了新闻雷同化,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社会“信息饥渴”症。何谓“回顾式新闻”或“挖掘式新闻”?学界认为,这种新闻是对过去发生的史实进行新的挖掘,或者就以前曾经报道过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新闻事实目前情况的再报道。这种报道的显著特点是“化陈旧为新奇”。报道通常以今日之眼光和视角来观察和审视历史现象与史实。这就是《旧闻新说》的真正含义。■

  随着新闻传播技术手段的发展,新闻传播的内容和形式也越来越丰富。安徽广播电视台的《旧闻新说》栏目,就是在新闻事业不断发展、新闻媒介竞争日益激烈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今天的历史,是昨天的新闻。正因为如此,历史又被称作“旧闻”。所谓旧闻,就是历史上的新闻,指当年有影响的人物、故事、事件、现象等,经当时报刊、图片、电影、画报等报道的,或者由古籍、文献、档案等记载的。

  历史是现实的原乡,现实是历史的梦想。人们常常在寻找和回望中比照、解析和思考现实,这便是《旧闻新说》栏目创意的出发点。安徽广播电视台社教海外中心的《旧闻新说》栏目,创办于2008年元月1日。它是一档谈线分钟。节目形态为:主持人+嘉宾+影像图片资料。该栏目开办头3年在公共频道播出,从2011年起,改在科教频道,每晚22:15首次播出,次日中午13:00重播。之所以将其放在科教频道播出,显然该栏目符合频道定位及展示平台的特性。新闻强调时效性,力求最大限度缩短新闻事实的发生与报道出去之间的时间距离,迅速及时地把“新近发生的事实报道”出去,这是新闻报道的重要特征。但是,一些尽管是过去发生的重要事实,甚至已成为历史,但人们并不知晓或对它的了解并不完全,现在仍然是受众欲知而未知的消息。这些信息同样潜藏着较大的新闻价值,也很有受众缘,一经媒介报道同样会受到观众的青睐。《旧闻新说》追求知识性、趣味性和益智性,通过对过去发生的事实乃至历史史实进行新的挖掘,寻求“新闻基因”,让“旧闻”传递出新信息、新知识、新趣味。

  所谓“新说”,即新的说法:不仅对旧闻进行新的、多元的解读,而且联系现实、当下,进行比较、关联、映照,让观众既能知其一——故事,又能知其二——揭秘,还能知其三——新的信息。比如,本栏目于2008年7月播出的“精武会”,不仅介绍该会是中国第一个民间体育组织及其对中国武术的贡献,而且与中国当年即将举办北京奥运会联系起来,以史为镜,以史鉴今,古为今用,从而让旧闻体现出时代的温度。

  《旧闻新说》栏目的宗旨是:化陈俗而出新意。该栏目在片头有两句导视语:“挖掘旧闻故事;探寻时代进程”。这正是创办这档栏目的初衷与目的。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蕴藏着浩若烟海及鲜为人知的“旧闻”。我们的栏目就是要在这历史长河中打捞、挖掘和拼接这些文明碎片,让当下的观众在新与旧、凉与热的碰撞交流中感受她的温度、感受她的气息、感受她重新绽放后的脉脉温情。

  新旧传承,在历史中发掘“新闻基因”。是这类栏目的基本特征。用哲学观点看,新与旧是对立统一的,二者既相互矛盾又相互依存,没有新,就无所谓旧,同样,没有旧,也就无所谓新;新中有旧,旧中有新,新旧是可以也应当传承的。在历史中挖掘“新闻基因”,正是为了新旧传承。前面已探讨过新闻与历史的关系,二者的共同点就是传承的基础。所谓“旧闻”,就因为它包含“新闻基因”,因而可以“新说”或新报。栏目开办四年多来,选题原则坚持“一条新闻的前世今生”,或者说“过去的新闻,今天的话题”。我们觉得,今天不缺少任何新闻,而恰恰解读方式的不同最终导致观众的取向不同。我们的选题类别也基本锁定在文化类、政治类和经济民生类。选材在注重历史故事的同时,更注重两个方面:一是对现实对当下的关怀,突出历史与现实的映照意义;二是注重突出安徽本土元素。比如:《两只蝴蝶——胡适的爱情婚姻》、《圆明园与徽州商人》、《李鸿章与“马关条约”》等系列节目。通过这些本土化的节目,彰显安徽的人文精神。

  《旧闻新说》选材以民国和明清时期居多,更多彰显“揭秘”特色,在渐次逼近事实真相过程中,不断披露新的信息,使观众进入特定氛围,感受探密、解谜乐趣,并以今天人的视角重新解读这些旧闻。一“旧”一“新”,一凉一热,相辅相成,相映成辉。为了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旧闻新说》连续播出5档节目——《辛亥风云录》。这5期节目,并未全方位展开辛亥革命的历史画卷,而只是从这波澜壮阔的革命风云中摘取几片云朵。如8月12日播出的第五档栏目,专说“剪辫子”,通过“剪辫子”这一革新之举在社会不同阶层中引起的趣闻、逸事,反映改革之不易、新旧传承之阵痛。

  叙说并用,故事化传播新闻。我们的栏目叫《旧闻新说》,与“旧闻新报”仅一字之差,但却反映节目形态形式的变化。我们采用的是“说故事”,而不是简单地“报新闻”。新闻是一种重要的叙事类型。叙事学理论起源于西方,而“故事”则是中国最古老的几种文化形态的根本:神话、民谣和诗歌无不以故事为基本驱动力。“讲故事”也是人际传播中最古老的一种,最易被人们接受。栏目播出的“旧闻”,不论是关乎国家兴衰、民族兴亡、天灾人祸的历史大事件,或者是涉及百姓生活、衣食住行、恋爱婚姻等民间传说,无论其内容如何,旧闻都首先要成其故事。仍以《辛亥风云录(五)》为例。该档节目的嘉宾是华东师范大学一位历史学博士,节目编导在前期设定的采访提纲中并未让他对“剪辫子”运动的意义等命题展开宏论,而是和其沟通在讲述“剪辫子”过程中,发生的一个个鲜为人知又充满趣味的小故事,既有普通百姓的,又有革命党或保皇派的,还有末代皇帝溥仪剪辫子的生动过程。这些小故事,情节丰满、细节迷人,嘉宾娓娓道来、环环相扣,故事跌宕起伏、引人遐想。这可能就是节目的亲和力、吸引力、感染力所在。与政论类、调查类电视谈话栏目不同,《旧闻新说》的主持人与嘉宾,不追求话语交锋或思想碰撞,而是通过叙、说并用,老道的嘉宾,好问的主持人,于是故事展开、情节铺陈、细节生动、信息对接、真相解密……前世的故事通过人文的打捞、晾晒和解析,不仅传递了信息、传播了观点,也让故事本事在演播室、在观众中、在当下皆熠熠生辉。

  时空交错,让影像图片资料抓住“眼球”。这是《旧闻新说》栏目的又一特色。电视是现代化传媒,更是一门综合的艺术。由声、光、电组成的影像图片资料能够跨越时空、驰骋古今,并呈现独有的质感、力量与温度。《旧闻新说》栏目的节目形态设定为:主持人+嘉宾+影像图片资料,可见影像图片资料在该栏目中占据重要位置。随着旧闻故事的铺展和细节的还原,意味着前世今生的各种不同的影像图片资料即相应次第出现,光电相映、图说并行,观众在审美中获取了信息、陶冶了情操。比如2008年4月播出的《阮玲玉之死》上下集,就是在优秀嘉宾声情并茂的讲述中,充分调度和又恰切熨帖地发挥了影像图片的特有功能。

  作为一档体现专业价值取向,以史鉴今、且有较高品位的文化追求的栏目,《旧闻新说》已形成自己鲜明的标杆并拥有相对固定的收视群体,即文化知识水平相对较高和有文化取向的人群。收视率不很高,但满意度居高。许多观众及专业人士反映:在商业化、低俗化、泛娱乐化节目充斥荧屏的当下,《旧闻新说》犹如燥热情境下的静心丹和清心剂。

  发挥主功能——以史鉴今。传播学提出,媒介有四大功能:传递信息、监测环境、遗产传承、社会教育;新闻学则认为媒介有六大功能:信息、教育、宣传、服务、监督、娱乐。不论前者或后者,都把教化作为媒介的一项重要功能。作为社教类栏目的《旧闻新说》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发挥社会教育的主功能——以史鉴今。正像栏目在开场白中所标榜的:“旧闻新说,以史为镜;旧闻新说,谈古论今”。在揭秘旧闻和披露信息时,既呈现“定论”,又罗列“并说”,二者兼顾,以凸显栏目的鲜明导向。比如,2008年2月25日播出的《父子宰相六尺巷》,节目反映清代宰相张英住在桐城的家人与邻里争宅基地,家人驰书京城,老宰相回信:“千里驰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后来两家各让三尺,遂成“六尺巷”。这一从清康熙年间流传至今的旧闻,经栏目播出后,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反响,对建立新型的邻里关系起到了积极的引导、借鉴及启发作用。

  开辟新闻源——旧闻新说。当下处在信息社会,尽管信息爆炸,但少数媒体的新闻雷同化,使得部分受众“信息焦虑”乃至“信息饥渴”现象仍然存在。《旧闻新说》另辟蹊径,开辟了一个新闻源,在历史上挖掘“新闻基因”,从故纸堆中淘出“旧闻”,拓展了新闻来源的渠道,也为新闻市场上增加了新品种——回顾式新闻或挖掘式新闻。这样,既避免了新闻雷同化,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社会“信息饥渴”症。何谓“回顾式新闻”或“挖掘式新闻”?学界认为,这种新闻是对过去发生的史实进行新的挖掘,或者就以前曾经报道过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新闻事实目前情况的再报道。这种报道的显著特点是“化陈旧为新奇”。报道通常以今日之眼光和视角来观察和审视历史现象与史实。这就是《旧闻新说》的真正含义。■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热点视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