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考古 > 珍品鉴赏

广作”红木家具古今珍品赏析

2017-08-12 12:12:54 来源: 本站 作者:
摘要:  酸枝嵌螺钿理石罗汉床,是“广式”家具中西合璧的特征之一,类似物件起源于晚清

  酸枝嵌螺钿理石罗汉床,是“广式”家具中西合璧的特征之一,类似物件起源于晚清。

  花台是清代旧物,作为螺钿嵌家具流传至今还能完好无损,可见当时的“广作”家具工艺技术极为高超。

  △该椅子俗称“鲤鱼肚”太师椅,用料阔绰,显得精美华贵。类似椅子起源于晚清。

  广州地处我国门户开放的最前沿,清代以来,是东南亚优质木材进口的主要通道,同时两广又是中国贵重木材的重要产地,得天独厚的条件促进了“广作”家具的发展。清中期以后,“广作”家具异军突起,因其形体造型、装饰手法、艺术风貌都与传统明式家具不同,自乾隆以后影响至全国各地,举国上下成为一种时尚,成为中西合璧最早且成功的诠释。

  “广作”家具最广为人知的特点就是亦中亦洋、中西合璧的艺术风格。“广作”家具的形式不断吸收外来文化,使中国家具的传统发生了很大改变。无论在造型上、还是装饰上,“广作”家具都受到西方文化艺术的影响。

  受巴洛克和洛可可精雕细琢的豪装影响,“广作”家具在造型、结构和装饰上仿照西方样式,雕刻借鉴西洋的题材和图案,如西番莲、兽腿等,中西装饰纹样时常运用在同一件家具上,两种文化自然协调,恰到好处。

  从现存明清“广作”家具上可以看出,“广作”家具以“洋花“、“洋草”占有相当比例,除各式各样西番莲以外,还有蔓草纹、葡萄纹、鳌鱼纹样等。中国的传统装饰纹样在造型、结构、表现手法以及构图处理上,也都出现中西合璧的形式,给人们增添了许多新意,如竹子纹样的变化,在“广作”家具上显得那样千姿百态,但又独具个性。

  在清代,随着玻璃油画工艺在中国的盛行,很快这种源自西洋的装饰技艺开始出现在了家具制作上,特别是在屏风类家具上应用广泛。清代中期以后,统治者大兴土木,营建离宫别苑,在这些建筑内充斥着大量的可供观赏陈设的家具,如大型的围屏、悬挂于墙壁之上的挂屏、小型的炕屏等,而画法精湛、吸收了西方绘画风格的玻璃画家具也随着统治者的偏好传入了清代宫廷中,成为清代宫殿居室内部重要的点缀。

  在历史上,“广作”家具最早实现了亦中亦洋的混搭,制作技术的成熟提高与装饰技法的相得益彰成为其重要特色之一。除以上两个显著特征,螺钿镶嵌技术也是“广作”家具的精髓所在,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镶嵌着螺钿的家具产生一种黑与白的视觉反差,形成了极富装饰美的视觉艺术,使“广作”家具备显雍容华贵。

  螺钿是我国传统家具上常用的做法,即用贝壳薄片做成花纹嵌在器物上的装饰技法。具体做法是将贝壳的珠光层磨薄磨光加工成薄片后,制成花纹、鸟兽、人物形象,嵌入预先雕成的凹形图案内,再髹上一层光漆,之后磨平抛光使其露出钿片,就制成了色彩艳丽的嵌螺钿器物了。

  在“广作”家具上,螺钿嵌是重要的装饰技法,它融镶嵌、雕刻、绘画于一体,艺术价值极高。因为嵌螺钿家具上的“螺钿”均选自江河湖洋中的老蚌、王珧、砗磲或鲍鱼壳等较为名贵的材料,制作成本较高,故在古代社会里被视为珍品。

  清代追求一种绚丽、繁缛、豪华、富贵之气,而为满足清统治者对物质生活表现出的极大欲望,“广作”家具用料毫不吝惜,装饰繁密华缛,从而成就了“广作”家具的第二个特征:就是用料粗壮,造型厚重,清一色的材料,从不拼材,尺寸随意加大放宽,以显示雄浑与稳重。

  根据造型需要,“广作”家具在用材上追求华贵艳丽的西方陈设效果,由于形体轮廓线条弯曲变化大,立面形象具有流畅的线形感和活跃的空间感。这种变形的特征还突出表现在家具的腿部,腿足式样的曲线更使广作家具的造型新异奇特。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有一种俗称“鲤鱼肚”的太师椅,椅座前框和牙板都向前凸出呈半圆形,其用料之大,做工之费是可以想象的,再加上繁花簇锦的装饰和点缀,视觉效果极其强烈。

  如果说“京作”家具宫廷味浓、豪华气派,“苏作”家具轻巧雅丽、文人气息浓郁,那么“广作”家具则以华贵精美、雕刻繁复著称。“广作”家具,在工艺上追求精细,于骨子里诠释着华丽,从造型上彰显出大气,钟爱“广作”家具的人,想必是追求精致、完美生活品质的人,且深藏着一颗卓尔不凡的心。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热点视频
返回顶部